首页 »

展望2017:跳出两岸看两岸关系,彼此交流不必总以“两岸”之名

2019/10/10 1:49:58

展望2017:跳出两岸看两岸关系,彼此交流不必总以“两岸”之名

两岸交流“三段论”


2017年,新的一年。


我往来两岸多年,曾和许多亲身经验和观察历程相似的大陆、台湾友人交流意见与看法。大体上不难发现,但凡与两岸交流牵涉较深的大陆朋友,其对台湾的认知大致上呈现一种“三段式”的脉络:憧憬,认为只要交流增加,两岸关系自然融洽;失望,认为交流未必带来关系改善,反而可能是更多冲突;最后回归理性,正反两面都有所感触,体认到困难,却也坚持交流必不可少。少了从前那种笃定的乐观,而是更心平气和地看待两岸的喜怒哀乐。


当然,此种认知脉络并非一体适用。参与到两岸交流中的不同个体,也可能会有另辟蹊径的见解。但基本上,它能解释多数这些年来我所看到的“两岸交流”。并且每多一位就这一“理论”达成共识的“志同道合”者,似乎就越陷入对这种认知模式的自我证实中去,乃至自身观察两岸的视角和思路,反而时常脱离一般现实。


好在朋友圈中还有一些相当不同的声音。有的自始至终都言必称“交流”,宛如我初次来台时的那种朴素期待。有的则常常因失望而转向愤怒,抑或嘲讽,现实的台湾大概和他们曾经想象的模样太不一样……


因为这些比我更直接,或许也更真性情的理解台湾的方式和观点,因而时刻提醒自己,在两岸这个对话场域之内,意见和态度是多元的,以不同群体的认知和偏好分布的,并且在一定时期内是相对稳定的。而绝不是像个单个体一样,在几年内密集经历一些不同的人和事,就很快有了像“三段式”那般的认知演化,从而很快反过来影响实践。

 

从1992年的《台湾见闻》说起


在认识到这一点后,我突然很能理解两岸关系变化的缓慢。近日偶然读到一篇前全国政协委员周亚特先生(台湾前外事部门负责人周书楷次子)所著《台湾见闻》,讲述其对1992年夏天首次台湾之旅的所见所思。一时惊觉,其对台湾的认知,大致与如今社会的主流观点大同小异。


周亚特先生赴台的缘起是为参加父亲周书楷的丧礼,周书楷先生1992年在台北因心脏病突发逝世。幸而蒋经国先生在其执政后期便已逐渐开放包括老兵回乡探亲在内的两岸民间交流。周亚特先生与几位亲人得以顺利赴台,除参加父亲丧礼外,也拜会在台亲戚好友,并对台湾社会作了一番全面的观察。


其文章对台北市的市容市貌、商业、金融、文化、民众生活水平及对大陆的观感都有所描绘。首先提到“台北的街道狭窄、高层建筑不多,与想象中的现代都市相差甚远。”近年来太多大陆朋友到过台湾之后,也多有此番体验,相信大家并不陌生;而台北商业服务的质量上乘,店员礼貌亲切,给当年的周先生留下好印象。

 

时至今日,这也基本符合大陆游客的认知;另外,文中对台北市丰富且亲民的文化设施颇为赞赏,但对台湾报纸、电视的新闻多元性及内容深度不敢恭维。如今,大陆民众对台湾传媒业的批评,有过之而无不及;至于当时台湾人的生活水平,周先生认为虽然的确很富足,却也已经面临贫富差距、房价过高等问题。在这一点上,周先生可谓目光长远,当下台湾人的生活状况相较上世纪90年代并无太大提升,而贫富差距等社会问题,似有日益严重的趋势。


最后也最有趣的,当属当年周先生体会到的台湾同胞对大陆及两岸的看法。他在文中提到,“台湾同胞对大陆同胞普遍抱有好感,热情、友好,特别是到过大陆的同胞,见到大陆人尤为亲切。一些开的士的司机听说我们是大陆来的,连车费也不愿收。这些台胞尤对大陆风景名胜更是赞不绝口。有的说:大陆玩的地方太多了,太美了。”另外,一些国民党上层人士也对周先生表示:“当前可先避开分歧点,撇开政治难题,先搞双方都赞成的‘三通’、经贸互补和文化交流。……台湾未来经济希望在大陆,希望大陆、台湾的经济相互结合,共同发展。”


看到这里,我想起自己带家人在台湾游玩时的那些“出租车奇遇”,虽然不如周先生那般享受“免单”待遇,但谈笑风生、得到优惠都是常有的事,我妈甚至还感受了一把“失而复得”——落在车上的手提包被司机专程送回。因而来过台湾以后,家人都对台湾人的真诚念念不忘。


想来这几年,随着两岸政治局势的变化,台湾人对大陆的观感,以及两岸民间的情感都不免受到一些负面影响,确是不如最初开放的时候那股热情了。不过像这样友好的司机,还是常能遇见。


至于当年那些国民党人的意见,不正是两岸自开放交流以来,一直遵循的发展路径吗?从“小三通”到“大三通”再到“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两岸合作日益密切,2014年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在与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见面时,获赠两部背后印有“两岸联手赚世界的钱”的小米手机,两岸合作共赢的局面达到一时高峰。


不得不感慨,一是周先生应该算得上是大陆最早的一批“台湾通”。二是台湾社会自90年代以来恐怕真的变化缓慢。其三,或许最值得思考的是,二十多年过去,两岸关系的土壤悄然生变。而两岸民众对彼此社会的认识,并不比周先生文中所述的情况增进多少。


相比政治与经济,文化总是最为持久,变化也最为缓慢的社会层面。活在当下的我们,很难察觉到文化概念的改变。就两岸关系来说,自然也是如此。对照周先生的文章与现实,便是一个生动的案例。

 

既有结构与“局外人”


这几年除了逐渐意识到观念变化的缓慢之外,也常常从“局外人”那里得到意想不到的启发。近日从东京短暂回台北,与一相识已久、热心两岸交流的台湾学长餐叙。席间自然少不了谈及两岸现状,也包括前文提及的“三段式”。我们一致认为不同人对两岸交流会有不同的理解,同时也对既有结构的固化及突破现状的困难感到一丝无力。


我试图找点新的话题,便跟学长提到在东京留学时,和留日的大陆学生聊到台湾的经历。这些两岸交流的“局外人”曾经给我上过一课。当我被他们问到跟台湾有关的问题,并用我曾经在台湾和大陆回答过太多次的那种方式来给出回答时。我发现找不到想象中可能会得到的回应,并发现他们并不能很好地理解我。或者说,我发现平常在熟悉两岸的圈子里使用的话语,面对这个对话场域之外的人根本就是论述无力的。


然而转念一想,这才更符合现实吧,除非切身利益相关或特别有兴趣,哪有人会总是关注一些离自己生活很远的议题呢?我还记得,曾有在上海读书的学妹,对两岸媒体过分关注对岸新闻表示不可理解,认为我们的媒体花了不成比例的资源去关注一个离寻常百姓的生活都很远的地方。


现在我大概能够理解她当时的想法了。的确,当我们把自己定义为一个“两岸中人”,认为自己的生活离不开“两岸”之后,常常会囿于既定的视角,不能脱离“两岸”看问题。因而对于那些与我们的认知有所出入的见解,常常少一分包容。而总是觉得这个结构无法改变,又容易变得悲观起来。


但事实上就算我们对两岸关系有再深入的见解,也不过才认识了这个宏大世界的冰山一角罢了。想要真正全面地认识两岸,看来不仅需要“深耕”,在两岸之间行走观察,还需要“跳脱”,从两岸之外回看两岸。

 

两岸关系真正的动力


这种从“两岸之中看两岸”到“两岸之外看两岸”的体会,很好地回应了我自己曾有的思考。每当我看到一些并不以“两岸交流”为名,却实实在在发生的交流,总会颇为感慨。


也许这只是一个台湾人和一个大陆人在遥远的另一个国度因缘分成为挚友。也许是一个北大学生和一个台大学生因为共同的兴趣而互相认识。每当我看到一些并不打“两岸牌”,却潜移默化中让两岸更难分彼此的合作。像是一个优秀的电影剧组中兼有来自台湾和大陆的身影。像是一支奋力拼搏的球队中既有“京片子”也有“台式国语”……这些事情不必以“两岸”为名,反而毫不含糊,终将汇入两岸共同记忆的长河。


其实有时候想想,两岸或许并不需要那么多以“两岸”为名的事情。两岸关系发展的真正动力,在于两岸社会各行各业不断涌现的人才,以及两岸民间各地自有的活力。只有两岸各自解决好内部社会经济发展的关键难题,在每一个具体行业达成更多合作;也只有当两岸更多精英在价值观和理想上“志同道合”,有更多民众能够首先过好自己的生活。那时的两岸,才都能更加自信而包容地面对彼此。那时的两岸一般民众,才更有余力和心情去认真地关心对岸。那也才会是一个,更有共同记忆和话题,不论政治气氛如何变化,都分不开的两岸。


(作者就读于台湾大学社会科学院、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学术院。本文编辑:洪俊杰  图片来源:新华社 编辑邮箱:shzhengqing@126.com)